【原創】“黑心宰相臥龍床”是否確有其事?
2018-08-20 15:05:17 作者: 君行健 山東反邪教
字號:   打印

  萬歷首輔張居正,是明朝為之不多的三朝元老,繼明亡之后,他當仁不讓的成為了眾多史學家爭相追捧的“大明宰相第一人”。張居正之所以能夠名垂史冊,不在于他生前顯赫的權勢,而在于他鞠躬盡瘁,死而后已的愛國情操;不在于他強勢的執政手腕和超強的駕馭能力,而在于他“愿以深心奉塵剎,不予自身求利益”的克己奉公的官德品行,在于他力挽狂瀾,扶大廈于將傾,使得大明邊防安定、國庫充盈、百姓安居樂業的為政舉措!

  人紅是非多。張居正的改革固然取得了極大的成就,但也因此而觸動了朝堂中官宦階層的切身利益,一些被處罰和罷免的官員無不對其恨之入骨。懷恨在心的他們知道自己難以正面抗衡圣眷正隆的張居正,于是,針對張居正的各種詆毀謠言一時間紛至沓來。其中,在民間廣為流傳的“黑心宰相臥龍床”就有數種版本,其傳播速度之快,影響程度之大皆令人嘆為觀止!

  黑心宰相臥龍床

  有一個戲曲版本是這樣描述的:說有一個跟張居正同年考中進士的考生叫艾自修,考之前他口出狂言,說自己一定高中龍虎榜,結果位列最后一名。張居正覺得好笑,就隨口說了個上聯:“艾自修,自修沒自修,白面書生背虎榜”。艾自修在大庭廣眾之下被羞臊得面紅耳赤,從此便將張居正暗暗記恨在心。同朝為官后,有一天早上,艾自修去拜訪張居正,剛走進后花園,就依稀見到張居正的身影直奔假山而去,艾自修走到跟前只發現一個蓋著石板的地井。正疑惑間,他突然看見石板下壓著一截朝服,掀開石板后,下面露出一條深不可測的地道——他由此發現了張居正私通李太后的秘密。驚訝之余,20年前張居正嘲諷他的對聯瞬間也有了下聯:“張居正,居正不居正,黑心宰相臥龍床”。最后,他把這副對聯寫下來,連同這截朝服,上呈了萬歷皇帝。人證物證俱全,萬歷非常惱火,就把張居正發配邊疆。這就是有名的黑心宰相臥龍床的故事。

  故事《黑心宰相臥龍床》經過后人的加工點綴極具欺騙性和誤導性,“宮闈艷史”雖然是普通老百姓茶余飯后最為津津樂道且深信不疑的事兒,但在史學家的眼中卻是漏洞百出,不堪一擊。

  首先是劇中人物艾自修和張居正根本不是同期進士,張居正是嘉靖二十六年的進士,而艾自修是萬歷二十八年的進士,從時間上看兩人根本沒有交集;其次,張居正長期以一副少年老成、不茍言笑的姿態游走于朝堂,按其性格分析,他很難做出嘲笑同僚,給自己憑空戴上一頂輕浮的“帽子”,謹小慎微的他更是牢記“禍從口出”,很難相信這樣的人會無端給自己樹敵,為自己的仕途增加變數;還有地道的問題。從張府直通后宮的地道那更是無稽之談。挖地道可是大工程,要想瞞人耳目,尤其是在宮禁森嚴、暗探密布的明朝,這么一項大工程要想不為人知可以說是天方夜譚、滑天下之大稽!此類的謠言也只能是愚弄底層老百姓而已。

  綜上所訴,所謂的“黑心宰相臥龍床”的風流韻事自然而然就是一出子虛烏有的誹謗大戲。那么在當時,儀表堂堂的張居正和新寡不久、風姿卓越的李太后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,竟然使得深居宮闈的李太后對其信賴有加,家事國事竟皆托付于張居正?而張居正則一直兢兢業業,為江山社稷嘔心瀝血,最后竟然積勞成疾猝死在工作崗位?

  要想深入了解兩人的非常關系,還要從張居正進入裕王府侍讀說起。

  非常男女

  張居正于嘉靖四十三年(1564)年進入裕王府侍讀,時年39歲。李氏即李太后則是15歲進府,在張居正進府的前一年為當時的裕王朱載垕生下兒子朱翊鈞,即后來的萬歷帝。從時間交集上算來,當時的李氏應為18歲,而她的丈夫朱載垕則為27歲,結合古時的早婚習慣,年長21歲的張居足以成為李氏的父親輩。年齡上的差距雖然很大,但對于在裕王府履新的張居正來說,年齡反而成了他最大的優勢。

  裕王朱載垕的父親嘉靖皇帝迷信方士,尊崇道教,奸相嚴嵩長期把持朝政,任人唯親、飛揚跋扈。朱載垕雖說貴為皇子,作為太子第一序列人選,但苦于一直沒有名分,而且還有景王在旁邊虎視眈眈,窺視皇位;況且,大明一把手嘉靖帝聽信道士“二龍相見必有一傷”的謊話,加上本身不喜裕王的懦弱性格,嘉靖寵臣嚴嵩自然看不上裕王,其子嚴世蕃更是經常無故克扣裕王府的供給,以刁難裕王府為樂,裕王朱載垕心中的苦悶可想而知。

  裕王府的處境伴隨著張居正的到來,漸漸好轉起來。年長的張居正有才學、有見識,他針對二王爭嫡的現狀,耐心細致的將自己“謹小慎微、用心處事”的為臣之道悉數教付于朱載垕。在平復了朱載垕內心的惶恐后,又將自己在鄉間游離時的所見所聞在講經授課期間娓娓道來,使得身居王府的朱載垕在新奇之余,精神也隨之振作起來。在張居正的諄諄善誘下,裕王朱載垕性格逐漸開朗起來,恢復自信的他重新樹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標,對前途充滿了無上的斗志。自己丈夫的變化,李氏是看在眼中,樂在心頭,她雖然出身平平,但是一個聰慧的女子,她知道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張居正所帶來的,心中,不由得對張居正充滿了感激之情。

  患難見真情?梢哉f,出任王府侍讀的張居正與裕王夫婦結下了深厚的友誼,他們的關系亦師亦友,或者,拋去彼此的身份不論,再夸大一點,張居正在他夫婦倆心目中有可能都是“長輩”的地位,張居正成熟穩重的長者風范,在不覺間,已成為了兩人堅定不移的依靠。

  張居正憑借著在裕王府的經歷,在仕途上一帆風順,一時風光無限。但官場得意的他并沒有表露出“目中無人、不可一世”的小人嘴臉,而是一如既往的勤于政事。在朱翊鈞接任皇位驅逐高拱后,張居正順勢接任首輔?梢哉f,張居正之所以能夠順利接任首輔一職,要歸功于已榮升為太后的李氏。李太后實際上是當時朝中的當家人,要不是礙于“后宮不得干政”的祖訓,說不得她早就提拔張居正為首輔了。在她看來,滿朝文武大臣唯有張居正一人可擔此重任,也唯有張居正對她娘倆是不摻雜一點私心的人,是一個可以托付、值得信賴的人!

  實踐證明,張居正果然不負眾望,大明在他的整飭下漸有起色。廢寢忘食、通宵達旦勤于國事他,對小皇帝——萬歷朱翊鈞的學業也是時刻放在心上,一有空閑,就親自教導朱翊鈞,指出他學業上的不足和認知中的錯誤。為了將朱翊鈞培養成一代明君,他更是煞費苦心的親自主導編撰《帝鑒圖說》,以歷史上帝王明君的事跡為藍本,配以栩栩如生的插圖供朱翊鈞學習,希望他以史為鑒,歷精圖治,做一個圣君。張居正為李氏母子所做的一切,李氏當然看在眼里,她在暗暗感激張居正這個“叔叔”的同時,也唯有讓當時還是孩子的萬歷一直尊稱張居正為“先生”,如此,方能表達出她的內心對張居正深深的敬重之意。

  大明漸漸擺脫了隆慶時期的羸弱,國庫充盈,政令暢通,百姓安定;操勞國事的張居正此時卻已彰顯老態,鬢須皆白,久勞成疾的他患上了難以治愈的痔瘡,病痛的折磨讓張居正生不如死,以致不得不向萬歷上書乞求回鄉休養。李太后得知張居正的病情后心急如焚,她顧不得“后宮不得干政”的祖訓,在萬歷已經批準的情況下,斷然否決了張居正的請辭,讓其繼續留在京中修養。

  李太后之所以這樣做,自然有她的道理:第一,京城,尤其是皇宮,名醫云集,治療條件絕對是全國最好的,在京城調養是有利于張居正身體康復的;第二,京城距離張居正的老家湖北江陵實在是太遠了,張居正的身體已經經不起長途跋涉,萬一在途中有個三長兩短,豈不令人痛惜;第三,那就是朝中有張居正這個定海神針在,就能很好的震懾宵小,國家自然就會安定如初。

  綜上所述,張居正和李太后之間的關系果然非同一般,他(她)們是君臣附屬關系的升級版——有些類似于“外戚幫政”。在李太后的心里,或許早已將張居正當做自己的親人了,而張居正之所以不遺余力的幫助這對孤兒寡母,除了實現自己的平生抱負外,又何嘗不是將她娘倆當做自己的親人來看待!

  歷史終歸是歷史,歷史的真相永遠是個謎!

  張居正離逝兩年后,就在萬歷對其家族展開瘋狂清算的時候,李太后卻罕見的沒有為其發聲,這就有點讓人費解了!難道說大權在握的朱翊鈞牢牢掌控了政局,朝廷宣傳部門集體失語,自覺的過濾掉了李太后反對的聲音?或者說這對母子間還有其它不為人知的隱情?事實的真相究竟如何,我們已無從在史料中得知。但我想,無論是何種原因,一生篤信佛教的李太后一定會虔誠的在佛前禱拜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責任編輯 夏暮
版權所有:淄博市人民政府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 運營維護:淄博新聞網
一码全中什么意思